海未岚

【少歌xES】 RE:CREATE

意义不明的少歌&ES

因为觉得蕉光战很适合泉x英智,就写了这么一篇文

我流狮心 台词有借鉴原作和歌词 加上了自己的理解

很日式对白,战斗场面描写废,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啊w

顺便安利大家去看少女歌剧这部作品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从高举起的手中滑落,坠入奈落的往昔誓言”

“再次登上的命运的舞台,哪怕最后要以悲剧告终,即使如此——”

“三年A班,濑名泉。一切都是为了Starlight!”

高声喊出唱词,濑名泉高举手中的匕首。

对手,是那个帝王。

天祥院英智。

一身洁白的戏服,浅金色的柔软的发丝,精致的脸上浮现出恰到好处而冰冷的微笑。对方并没有报唱词,只是默默地从腰间抽出长剑。

“那么,选拔第六天,孤独的REVUE开演——”

“以Top Star为目标,歌唱,舞蹈,争夺吧——”

长吸了一口气,濑名泉告诫自己镇定下来。

天祥院是个棘手的对手,濑名泉揣摩不透他的心思。虽然他并不是天才,甚至看起来有些病弱,但他的心机与计谋却让濑名泉心生畏惧。现在自己只有微弱的光芒,但尽管如此,濑名泉也不绝会认输。

“呵呵,你在害怕呢,濑名君。你手中的剑,还在颤抖啊。”眼前的金发男子露出一种怜悯的微笑,“明明你没有必要做无谓的抵抗的。”

“吵死了。”

用力回拨对方的剑击,濑名泉暗暗吃惊。天祥院的剑法精准而强劲,让人想象不出如此羸弱纤细的少年可以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力量,仅仅是格挡他的攻击,濑名泉就感到很吃力了。

“呵……这个时候不是个病秧子了啊?” 试图在话语上干扰对方的情绪,濑名泉向后一跃,拉开与对方的距离。

然而像是看穿了濑名泉的心思,天祥院嘴角的微笑的弧度加深。“为我着想呢,濑名君。但是,比起我,担心你自己更为明智吧。”

濑名泉挥舞着剑向前冲去,但天祥院却在对方做出更大幅度的攻击前,脚步错位地向左侧扭去,抬起右脚狠狠踢向濑名泉的腹部。没有预判到对方会突然改变攻击节奏,濑名泉来不及躲闪,只得踉跄着后退。

“呜……”

濑名泉粗重地喘气,刚刚那一下力度不小,眼前的局势对自己很不利。匕首面对西洋剑毫无优势,说到底本身匕首只是作为辅武器使用,以奇袭暗杀为主。可是现在的主题却完全被天祥院掌控,在他的阵地中难以藏匿。

“只有这种水平吗?”眼前的金发少年失望地叹气道,“如果是月永君的话,会更让我乐在其中呢。”

“果然濑名君一个人,什么也做不到呢。”

“……!”

一瞬间濑名泉分不清自己是因为自己被贬低还是因为月永Leo被牵扯而愤怒,跌跌撞撞地迎击,却总是被天祥院轻松地挡了回来。

不,如果对方用尽全力的话自己一定会迅速落败的,但是对方却像怜爱地玩弄小猫一样,残忍地欣赏着他慢慢失去力气、一点点自我崩溃。

可恶……这样的话,不就和Chess的那些人没有区别了吗。

“你一定经受了很多痛苦吧,濑名君。”意味深长地望着濑名泉手中的匕首,天祥院轻松地反手挡住剑击,“让我想想,是失去游君的痛苦和月永君的痛苦重叠在一起了吗?”

“!”

“啊啦,被我说中了吗?”天祥院耸了耸肩,“但是濑名君至少有着努力的优点,Chess那些家伙是连努力都做不到的废物啊。“

“其实濑名君很明白不是吗?”

“已经没关系了,因为——我会全部接受。”

“不管是肮脏丑恶的欲望也好,莫须有的罪名也好,由我的革命让这个腐朽的、世界重新绽放开花。为了守护这个学校,守护这一切,我会在绝望之前折返,无数次。”

“所以,对这个腐朽、绝望的世界告别吧,濑名君。已经不需要你一个人守护着破碎的梦了,碎掉的水晶不管曾经多么闪耀,都已经是废品。”

“已经足够了,放弃吧。”

“……“

完全无力回击,不管是Revue,还是天祥院刺耳的话语,濑名泉完全不知道如何破解这无解的棋局,只是机械的、出于本能地抬起手臂,挥舞着手中的匕首,被格挡,被击退。

他说的都是对的。

那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,站在舞台上的。

站在舞台上的紧张感也好,在舞台上歌唱的高昂感的也好,本该感受到的属于偶像一切的闪耀,却什么也感受不到。偶像应该是这样的吗?

“濑名君只是一直以来凭借着月永君的‘武器’,凭借着他对你的喜欢,才没有被抛弃。”

“那么这样的你,是为了什么站在舞台上的?”

“濑名君,是什么在支撑着你?”

“……”

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一样,濑名泉失言。

不,其实在内心的深处,我是知道的。

绝对不会忘记,虽然不情愿承认,那个笨蛋在濑名泉心中的地位是唯一的。

“……因为那个笨蛋,因为命运……在等着我啊!”拼尽全身力气抵挡中对方的攻击,濑名泉感到有什么滚烫的液体从眼眶中涌出。

和他的开端只是始于不经意间,命运却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。

“曾经失去过一次的我,已经……不想再重蹈覆辙了。就算双手沾上了鲜血,就算是我杀死了他,但是,Leo君却说着喜欢我,想要实现我的愿望……是Leo君让我第一次有了对等的存在,让‘我’成为了‘我们’……”

“本来我只是在利用他,但是,那个笨蛋,是一个让人放不下心的人啊。吵吵闹闹,缺乏常识,孩子气又固执,但是就是这样的人确是个作曲天才,超~烦人的!和他在一起的瞬间,我被人需要了。作为偶像的濑名泉,被称赞,被需要!”

“是他让我看到了,一个人无法实现的梦想啊!”

拼尽全力挡住天祥院的攻击,濑名泉将手中的匕首刺向他的胸口。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在躲避、攻击,但是,濑名泉却突然感到全身涌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,有什么在悄悄改变。

与那个人有关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来。

“哇哈哈,濑名,我今天创作了一首新的曲子哦,如果濑名来作词的话一定会成为流传青史的名曲的~”

……

“不要总是凶巴巴的,濑名。笑一个嘛~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的~

……

“呜啾~早啊濑名,最喜欢你了~"

……

“濑名,我觉得……有点累了啊。“

……

“啊哈哈……我一定给濑名添了不少麻烦吧。谢谢你,濑名。“

……

“告诉我应该怎样做吧,濑名。只要是你的愿望,我都会去实现的。”

……

“就算被人怨恨,被人讨厌,就算全身的血都流光了,就算让我舍弃其他一切都无所谓。就算整个世界都与我为敌,只要和你一起,我就会觉得很幸福。”

……

即使拼命地去否定,或许与鸣君说的一样,我们两个人早已联系在一起。

明明是我利用了他的愿望,是我将他逼上绝路。明明只是个给人带来麻烦的笨蛋,乱糟糟的,又吵闹,但是,和他一起看到的风景,和他在一起的时光,却又是那么无可替代的珍贵。

或许在许下誓言的那一天,作为Knights的濑名泉已然觉醒了。

那一日种下的小小的种子,在星光的指引下,已经绽放出了巨大的花朵。

“这是我们两个人的梦想,所以,已经不会再逃避了。”

手中镶嵌着海蓝宝石的匕首在一瞬间被无数光芒聚集,包裹着刀刃的绽放出巨大的花朵,短小的刀刃伸长为长剑。原本被业火笼罩的舞台瞬间坍塌,转而被悬挂着两轮新月的夜空所替代。

“什么?”天祥院的脸上闪过了少有的慌张,“闪耀的……再生产?”

天空中出现两个月亮,这等不可思议的场景在现实中绝对不可能发生的。但是在Revue中,舞台是会随着出演者的心境而变化,即使是虚构的、不存在的事物,也可化为现实。

Leo君曾经说,我像月亮一样。

月亮离开太阳的照耀就无法发光,但如果是两个月亮,应该就能相互慰藉,相互温暖了吧。

“Leo君,一直以来真是非常感谢你啊。“濑名泉抹去脸上的泪,抬头直视着对方,“看好了,天祥院,这是我的……不,是我们的Starlight。”

高举手中的剑,毫不迟疑地刺向对方,剑端迸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。奇迹般地,原先勉强才能抵挡住的攻击现在却可以轻松地回击。

为了守护重要的人,我不会再输了。

“哈——!”

“砰”的一声,金色纽扣在与剑端的碰撞下断裂,金发少年肩膀上的红色披风缓缓落地。

“Position Zero!”

两个人的羁绊,终成奇迹。

“啊……Leo君,真的,好想见到你啊。”

【完】